Comments

美籍印尼华侨蒋金花谈王洛宾 — 1 Comment

  1. 《王洛宾是“贼娃子”论》 (作者郭德茂,写于2014年8月25日晨)

    新疆人把小偷叫“贼娃子”,那是一种不劳而获的人,损害别人的人,受到人们和社会的鄙夷和厌恶,那是必然的。

    但还有另一种人,他们学习,创造,善于吸纳一切人类的文明成果来丰富自己,如蚕吃了桑叶吐出丝,牛吃了青草生成奶,你若说这样的人也是“贼娃子”,那就是优秀的贼娃子,发展和创新的贼娃子,是一种人类文明行为的贼娃子——王洛宾就是这样的“贼娃子”。

    从这个意义上说,蜜蜂是贼娃子,它偷自然界的花粉,酿成了自家的蜜。一切鸟儿一切动物都是贼娃子,他们不生产任何食品,却从大自然中偷取,养活了自己和后代。进一步说,人类也是贼娃子,从大海中偷取鱼虾,从山间偷取野果和兽类,从先人的经验中偷取知识,从世界文明中偷取人类进步的成果,使自己远离愚昧和落后!

    王洛宾就是这样的“贼娃子”!好啊,这样的贼娃子!他从新疆、青海、甘肃等地“偷取”了大量的民歌,散金碎银,玉石玛瑙,有维吾尔族的,有哈萨克族的,有藏族的,有回族的等等,他把它整理加工,把果酿成酒,把原石雕刻成精美的玉器,写下了诸如《在那遥远的地方》、《马车夫之歌》、《半个月亮爬上来》、《花儿与少年》等等优秀歌曲,成就了王洛宾的英名,也让我们尽享“贼娃子”偷来加工的音乐成果——我们是这贼娃子的直接获益者!

    若无王洛宾这样的“贼娃子”,则很多民歌的音乐元素、素材湮没无闻;即使有王洛宾这样的“贼娃子”,也无损民歌的原生态形态和存在方式。王洛宾推广了“主人”,让我们知道那些具有维吾尔、哈萨克、藏族、回族的音乐素材的歌曲那样美,还直接让我们记住了这世界上有个达坂城、康定、金银滩,有美丽的姑娘卓玛、阿拉木汗、玛依拉、张家大姐……

    要知道,在大山深处,在大河深处,在土壤深处,肯定还有很多很多、更多更多的宝贝!玛瑙、钻石、黄金、白银、珍珠、人参——快去偷呀,去发现呀,去开采呀!在音乐、舞蹈、文学艺术的领域,民间也一定还有许多没有发现、发掘的宝贝——快去偷呀,去发现呀,去开掘呀!在知识的海洋里,宝贝多的是,快去偷呀,快去获取呀!让那你尚未拥有的变成你自己的呀!

    所以我说,像王洛宾这样的“贼娃子”越多越好!社会需要这样的“贼娃子”,人类文化的发展和进步需要这样的“贼娃子”!怕的是你怕苦怕累,不愿去做,或做不了。

    所以我说,王洛宾,好一个“贼娃子”!了不起的“贼娃子”!

Leave a Reply to 郭德茂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