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兴立 王枫娆谈王洛宾

我把怀念编成一支歌

《海韵合唱团》  徐兴立  王枫娆

从刚刚懂得唱歌的孩童时代,我们熟悉了《玛依拉》《掀起你的盖头耒》那轻快的节奏;从认识了音符对唱歌发生了兴趣,就陶醉于《在那遥远的地方》《可爱的一朵玫瑰花》优美的旋律中;岁月在流逝,沧桑在变化,但这些歌却越唱越响,越传越广.它们跨过塔里木河,越过青藏高原,传遍神州大地又飞渡重洋,传唱到异邦是谁为这些歌曲裁剔了云裳,插上了翅膀?他就是著名的作曲家,西北民歌之父-王洛宾,中国音乐史上一颗灿烂绚丽的星.这颗星从遥远的地方来到我们的身旁,在纽约的上空闪烁,发光。

仍清澈地记得王老在初抵纽约的记者招待会上风尘仆仆,淡笑风生的模样,当问他一生中最爱那一亇女人时,他风趣地回答:“我最爱我的第一亇妻子”,问地对那首创作歌曲最满意时,他谦逊地说:“我喜欢每一首歌曲,但我希望再努力创造出更好的作品送给大家”。

    初夏的纽约,阳光明媚,和风徐徐,六月七日在联合国的花园广场上,当团员们正紧张地为第一场演出做准备时,《王洛宾作品音乐会》艺术总监,施国礼先生随王老迎着轻盈稳健的脚步走到了我们中间,他身穿整洁的西装,头戴精致的维吾尔族小帽,冉冉的鬚,清瘦刚毅的脸庞,透着年轻人的活力,散发着艺术家的气息. “我叫王洛宾,今年八十一岁,我还要活到九十一岁,一百零一,还要创作更多的歌”,他的自我介绍简明清晰,像他的歌一样散发着诱人的魅力,当他在联合国音乐厅的舞台上,穿着维吾尔民族服装,载歌载舞表演他的小作品《卖苹果》时,那诙谑的歌词,活泼的曲调,豪放的舞姿,仿佛把我们带入了一座充满欢乐和活力的边陲小城,小城中的一位卖苹果的靑年正向美丽的姑娘表白他心中像苹果一样甜美的爱情……

在“王洛宾之热”的旋风在纽约刮起的日子里,《海韵》荣幸地参加了所有的“王洛宾作品音乐会”我们与《乡音合唱团》,著名歌唱家温可诤,蒋金花,王惠津,孙珊珊等联合演唱了无限深情的 “半亇月亮爬上来”,婉转动人的 “可爱的一朵玫瑰花”,热情奔放的 “跑马溜溜的山上” 和美丽动人的 “阿拉木汗” 等合唱曲,《海韵》的女声小合唱也演唱了活泼,俏皮的 “送我一支玫瑰花”,“掀起你的盖头来” 及 “青春舞曲”,歌声体我们尝到塔里木河水的清甜,让我们闻到西北草原的芬芳,每当我们演唱这些美妙的歌曲时,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就浮现在眼前;半亇月亮刚刚升起,姑娘打开纱窗,摘下玫瑰,含情脉脉地扔给爱慕她的青年……待那月儿升起来,强壮的哈萨克拨动着冬不拉琴弦,可爱的玛利亚唱着婉转动人的歌,俩人相依歌唱在白杨树下……,作曲家透过歌曲带给我们美的享受,他用诗词和音符表达出人们对纯洁,真实的爱情向往。

当我们团的男高音来自台湾的吴庭和先生,在最后一场演唱会上深情地唱完王老从没发表的作品“亲爱的白兰地”之后,满怀对王老的崇拜和敬意,送给王老一瓶白兰地时,礼堂顿时沸腾,覌众的呼唤和掌声经久不息,一瓶醇酒使作者和歌者的手握在一起,一首歌曲通过音乐把海峡两岸人的心连在一起,情融在一起…….

王老对事业的专重也曾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六月十一日中午,合唱指挥萧碧珠老师做东,邀请王洛宾,朱崇懋老师在林肯中心对面的 Salon 餐厅餐叙,由“乡音合唱团” 团长周兴立,我们夫妇等团员作陪,(朱老师早在五十年代演唱过王老的 “在那遥远的地方” “银色月光下” 等名曲 ,也是把王老的作品诠释得最佳的男高音歌唱家.为此王洛宾来到纽约后,施国礼先生特意安排王洛宾拜访朱崇懋,两位大师相见甚欢,王老并亲笔写上 “在那银色月光下” 五段原词,其中两段歌词从未被发表,随即朱崇懋老师细听由王洛宾和施国礼合唱 “在那银色月光下” 原词作为纪念,)

席间我们发覚王老由于几日来的奔波、演唱、座谈、访问、声音沙哑了,婉言劝他取消当天下午将在哥伦比亚大学举行的“艺术座谈会”,但他坚持赴会,他说 “好多人远道赶来,我绝不能失约” 见劝说无效,我们只好买了些清音润喉的药带给王老,以减轻一些不适.

最感动的画面是演出结束后,《海韵》和《乡音》的团员们自发地邀请王老在纽约唐人街麒麟金阁酒家庆祝演出成功的宴会,王老欣然接受并推掉主办机构的晚宴,王老毫无拘束地和不同职业并来自不同出生地方的业余歌手们 交淡、玩笑、签名、拍照、摄下那温馨的一刻,不知是谁即兴地开始唱起了王老的歌,接着你唱,我唱,他也唱的延续不断,没有指挥,没有伴奏,但比正式演出唱得更流畅,更热情,更完美的大合唱,这是没经过装饰的感情自然的流落,这是大家发自内心的对王老的崇敬和祝福,王老激动地说:“你们所表达的感情,比我创造的所要表达的更丰富”.在夜光下,我们用歌声送别了王老回住地,也留给我们难忘的一夜和幸福的回忆。

王老答应我们再来纽约,他许诺为我们写一些无伴奏合唱,让我们演唱,但他再没有回来,他匆匆地走了,带着他心中的琴,踏着他用民歌铺成的路走了,留给我们的是美的旋律,爱的赞歌和无尽的怀念。

我把怀念编成一支歌 ,

轻声歌唱,

我把歌曲托白云,

带到你身旁……

王老,这支歌将永远在我们心中吟唱。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于新泽西

facebook 徐兴立  王枫娆谈王洛宾twitter 徐兴立  王枫娆谈王洛宾google plus 徐兴立  王枫娆谈王洛宾share save 120 16 徐兴立  王枫娆谈王洛宾

Comments

徐兴立 王枫娆谈王洛宾 — 1 Comment

  1. 电影文学剧本《传歌者》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4-09-06 21:57:37)[编辑][删除]转载▼

    电影文学剧本:《传歌者》

    作者:郭德茂 复旦大学博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著有长篇人物评传《艰难时代的传歌者——王洛宾评传》。

    电影文学剧本:《传歌的人》以王洛宾的故事为素材。作者郭德茂不仅仅想讲述一个人的故事,更想通过这个故事,写出人与时代的关系,人怎样艰难地把握自己!——他能否达到这种写作目的?值得期待,也有你批评和指点。

    电影文学剧本:《传歌者》

    1、无声,昏黄的黑白画面。火车,烟雾。大雨中的树,野店。草原,瑟瑟发抖的小花。监狱,背砖。联合国演唱,鲜花,掌声,舞台。监狱、鲜花、掌声、哭泣到要自杀。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4/9/6 16:59:28 编辑过

    声音陡起:

    “226号——”

    “是。——哦,不对!到——”王洛宾大声地回答。

    “你怎么搞的!是不是老糊涂了不会回答!”监狱值班干部大声训斥!

    “对不起,对不起!”王洛宾赶紧小声地赔不是。

    “我这是在哪里?”王洛宾一身冷汗,从被窝里“腾——”地坐起来。他还是迷迷糊糊,我这是在哪里?是在国民党的监狱里?还是在共产党的监狱里?我不是刚从北京举办过“王洛宾音乐艺术生涯六十周年音乐会”回到乌鲁木齐吗?怎么我还在监狱里?

    他拉开床头的台灯开关,揉着眼睛仔细观察。这不是监狱,这确实是自己家里。这里是乌鲁木齐幸福路第五干休所8栋2单元6号自己的卧室呀。王洛宾想了一下,今天是1995年11月15号,再过一个多月就是自己的生日,就83岁了。

    王洛宾清醒了,他怎么也睡不着了。靠着床头躺了一会儿,他看了一下表,是乌鲁木齐的5点半,外面一片漆黑,四下里一点声音也没有。王洛宾索性不睡了,他穿着睡袍坐在写字台边,铺开白纸。写什么呢?该着手总结自己的人生了,给感兴趣的人们留下一份真实的人生履历。

    他的笔在纸上沙沙作响。夜深人静,墨水很有力气,有足够的力气流淌眼泪……

    他的纸上写了很多字,一处写到“传歌者”三个字,放大!

    出现片名:《传歌者》!

    演职员表……

    2、大学的教室,不,是一间具有俄罗斯风格的房间内,霍洛瓦特夫人给王洛宾教唱。

    “挺胸,抬头,”

    “要这样唱——”

    格林卡的《北方的星》:

    一座高高的楼 里面房子紧相连

    在其中有一间光线最明亮 里面住着未婚妻

    她比谁都可爱 好像北方的星 比群星更辉煌

    她在痛苦里怀念远方人

    她那一颗颗的眼泪 滴落在她订婚的戒指上

    未婚夫出门去 到那遥远的地方

    远方传来学生游行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更大了。王洛宾望窗外。

    “你的声音很好,长得也不错。你应该成为音乐家,到巴黎去学音乐!你要专心,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要专心。好吧,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王洛宾点头。

    王洛宾走出去,去看学生的示威游行。

    3、激昂、兴奋的学生游行。

    王洛宾跟着走。

    他看见,他的同学曹试甘在弹钢琴,一位女子在跳芭蕾舞。尽管不是特别标准,但这就是新潮时髦。姑娘身段很好,跳的很投入。曹试甘一遍弹,一边望见了王洛宾。

    一曲终了。曹试甘跑过来。

    “真好!真美!”王洛宾说。这是他在银幕上说的第一句话。

    “洛宾,加入我们吧!如果有你歌唱,会更好更美的!”曹试甘说。

    他又拉过洛珊,“洛珊,来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同学王洛宾,男高音。”

    “早就听说过你,今天才见到你,比我想象的年轻!”洛珊笑着说。

    王洛宾礼貌地说,“很高兴见到你,你的舞跳的好,很新潮,大家都爱看。”

    “走,到我那里去——”曹试甘说。三人同行。

    4、王洛宾在空荡荡的教室里谱曲,那里有一架钢琴。

    他为肖军的小说《八月的乡村》谱曲。作品中的主人公萧明和安娜热恋着,可革命队伍铁的纪律,紧张的行军,不允许他们儿女情长、卿卿我我。作品中的安娜悲愤地吟诵到:

    我要恋爱——

    我也要祖国的自由!

    毁灭了吧?还是起来?

    毁灭了吧?还是起来?

    奴隶没有恋爱,

    奴隶也没有自由!

    永定河里游泳的东北青年。激愤,泪水。王洛宾一句句教唱。然后合唱。

    游行的队伍。王洛宾和大家激情地合唱。

    到了舞台,曹试甘钢琴,王洛宾男高音,洛珊芭蕾。

    一片掌声。两个年轻人相爱的眼神。

    下面的,见“凯迪”网络的“猫眼看人”

Leave a Reply to 郭德茂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