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洛宾复出纪实

——王洛宾复出纪实

image0021 王洛宾复出纪实

刘书环

 

 

王洛宾一个普通而又传奇的名字。参加过国民党的军队,又参加了共产党军队;既是国民党将领马步芳的上校政工处长,又是共产党王震将军的座上客,做过国民党的监狱,又做过共产党的监狱,不管时势如何变化,毕生致力于西部民歌的收集整理改编,一生荣辱皆因歌而起,由歌而终。1975年5月王洛宾出狱后,进行了长达五年多的上访、申诉,要求上级按照实事求是的方针予以平反。王洛宾犯了事么错误,党和军队为什么给王洛宾平反,这里首次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的内部档案,以此纪念王洛宾先生逝世十周年。

萨拉姆毛主席

为庆祝建国十周年,1959年5月31日至7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届文艺会演大会在北京举行。王洛宾根据维吾尔族民歌编创的歌舞表演《黑里其汗》、《亚克西》、《打馕舞》同时获奖,毛泽东主席、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了与会的全军文艺工作者。

1959年8月,王洛宾随新疆军区代表队载誉归来后,除教学之外,根据兄弟单位的要求和领导的安排,在四个月当中,乘兴为新疆铁道文工团歌剧《两代人》、新疆话剧团音乐话剧《步步跟着毛主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工团歌剧《无人村》谱了曲。《步步跟着毛主席》主题歌《萨拉姆毛主席》及《黑力其汗》、《亚克西》等很快在大江南北传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每天都在播送这些歌曲,新疆各族人民为之骄傲。与此同时,王洛宾编写的民歌集《亚克西》、《哈萨克民歌集》也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向全国发行。这一时期,王洛宾收集、整理、改编、创作西部民歌的音乐艺术成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也奠定了王洛宾在中国音乐界的历史地位。

在这个阶段,王洛宾写的歌颂库尔班.吐鲁木见到毛主席的歌曲《萨拉姆毛主席》的歌声弥漫在神州大地:“毛主席阿毛主席,怎样才能报答你,我一定勤生产多卖力也,把那盘缠积攒起,有一天我去看你,我就说毛主席也,普天下的人民都爱你也,萨拉姆毛主席。”

伊犁河水翻波浪

正当王洛宾满怀信心进行创作时,一场始料不及的暴风雨正向他袭来。1960年初,王洛宾被关押了。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其罪行初步确定,并于1960年3月13日进行了公开审理,判处王洛宾有期徒刑15年。

判决书中写道:“被告人王洛宾在工作的数年间,其反革命气焰非常嚣张,手段极为阴险狡猾,他诬蔑新社会‘善良二字不存在,将来在字典上也查不出来’。该犯对学员说:‘太阳背面是黑的’。以此影射新社会是‘黑暗’的。在其宿舍,王犯用一只破茶杯扣着一个小磁人,用以暗示他被‘黑暗’所笼罩。……由可见,王犯的反革命活动是多么猖狂。王犯在学员面前表示它是‘硬骨头’,要在与他们斗争中锻炼他的反革命‘性格’,就是他家里摆的一些玩具,都要表现出它的反革命到底的‘性格’来。将狗熊与小鸡放在一起,并猖狂地说:我明知他们不能在一起,但我要培养他的‘性格’。”

判决书指出:“王犯经常给学员灌输反动的文艺思想,荼毒青年。如经常给一学员偷听资本主义国家的广播,宣扬美国的嚼士音乐的‘最高峰’。王犯还利用职务,经常给学员教唱低级的爱情歌曲。”

判决书还指控:“王洛宾除进行反革命破环活动外,还乘职务之便,利用女学员年幼无知亵渎玩弄。”

判决书最后写道:“在这次整风运动中,其反革命破坏事实被大量揭发后,王犯在铁证面前仍百般抵赖,拒不低头认罪。据此,王犯的上述行为,已构成反革命罪。”

不巧的是,那天王洛宾大会审判开始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王洛宾写的歌曲《亚克西》:“伊犁河水翻波浪,灌溉着牧场和农庄,边防战士驻守在河岸上呃,来往的人民喜洋洋。”王洛宾在庄严的审判大会上幽默的说:“你们听到没有,刚才还在播送反革命分子王洛宾的歌曲呢”。这时有人领呼口号“打倒反革命分子王洛宾!”“坚决镇压反革命。”参加审判会的许多年轻的小演员吓的哭了起来。

希望你好好照顾两个弟弟

王洛宾被关进新疆第一监狱后,最放心不下的是儿子的生活问题。第一件事就是给三个儿子写信。“海燕、海星、海城:希望你们好好生活,我的问题自有组织上去解决,不必去挂念。家庭生活担子海燕要负担起来,希望你好好照顾两个弟弟,尤其是小三儿,要叫他吃好、穿好、玩好,等再过两年后,为他找个适当的工作干。团中的房子如果不让住,即速找房搬家,可花一些钱买些简单的旧家具,生活不易,处处应节俭者……祝你们三人生活愉快。父亲。”年幼的三个儿子在朋友们的关怀下,牢记父亲的教诲,很快适应了独立生活的能力。

姑娘的衷情永难忘

严峻的政治斗争使王洛宾不得不低头。他被分配到监狱砖厂劳动,每天和年轻犯人一样,背着几十公斤重的青砖,装窑出窑,日出日落,周而复始。由于王洛宾年大体弱,腰部扭伤,左脚大拇指骨折,干活迟缓,被狱犯欧打,左耳失聪。这时,王洛宾心灰意冷,意志消沉,寻机自尽,以此抗议。

在一次劳动休息时,王洛宾听到远处一名犯人在唱一首伊犁民歌,十几个节拍的歌声粗犷低沉,庄严肃穆,旋律中凝聚着奔放的激情,这是一首赞美生命与力量,追求自由与真理的赞歌。作为音乐家的本能,王洛宾记下了这个犯人的名字,利用放风的时间,记译、改编了这首维吾尔族民歌《苏莱曼与伊拉洪》,又名《哈莱龙》。一首民歌使他又树立了对生活和对音乐追求的信心和勇气,认为这里(监狱)也是一个音乐世界的富矿,他要成为这个富矿的开采者。因此也出现了在狱中用窝窝头换民歌的动人故事。

很快到了一九六九年。进来一个维吾尔族青年,那青年精神恍惚、木纳痴呆.原来这个维族青年是新疆一科研单位的工作人员,叫吾甫尔江,布置新房时不经意撞碎了领袖的石膏塑像,当场被群众批斗,还坐了“喷气式飞机”,新郎成了“现行反革命”,未入洞房却先入了牢房。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吾甫尔江不言不语,拼命干活,争取提前出狱,早日完婚时。前来探监的姑姑带来了不幸的消息,新娘阿依古丽不堪忍受抄家、批斗、谩骂和侮辱蹂躏,跳河自尽!吾甫尔江犹如晴天霹雳,被无情的击倒在地。等恢复理智,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留起了长须,以怀念无辜死去的未婚妻阿依古丽。从此,在监狱中多了一个大胡子囚徒。吾甫尔江任何苦累都不计较,除了嘴里哼哼民歌,就是一言不发,泪流满面,可胡子越蓄越长,性格越来越古怪。他常常面对窗外高高的白杨,凝望长叹,祈祷胡大保佑阿依古丽冤魂平安。

王洛宾触景生情,也联想到了白杨。1953年到1956年,王洛宾在南疆军区文工团下农村采风,农村小山庄一排排翠绿的钻天杨如士兵矗立在山庄的四周,每当晚霞映照之际,山庄、白杨、丁香都似镀上了一层迷人的金色;现在监狱里成行的白杨,也是他们入狱时栽下的,微风吹拂,沙沙作响,仿佛倾诉着自己无限的衷肠。

一对情人真挚的爱,自己的如此遭遇,浮想联翩,一腔同情之心在胸中激荡,给王洛宾注入了波澜壮阔的音乐语言。他使用了吾甫尔江教他的一首哈密民歌的旋律。这首古老的民歌,是清朝末年哈密民工被押解去伊犁修皇渠时路上唱的,后来演变成伊犁民歌。王洛宾奋笔疾书,以物咏志,一首交织着悲愤与挚爱、感情真切动人、舒畅优美的抒情歌曲《高高的白杨》诞生了:“高高的白杨排成行,美丽的浮云在飞翔,一座孤坟铺满丁香,孤独依靠在小河旁,一座孤坟铺满丁香,坟中睡着一位美丽的姑娘,枯萎的丁香引起我遥远的回想,姑娘的衷情永难忘。”

亲爱的傻大哥,你不能了解我

经过15年漫长的的劳动改造,1975年5月22日王洛宾刑满释放,外加剥夺政治权力五年,暂时安排监狱就业队工作。

经过一段时间思考,王洛宾给有关部门写了一封信。信中称“目前国内外形势大好,战犯以及其他反革命犯获得分批特赦,至此之际,仅提出两点要求:一是要求赦免五年剥夺政治权力。二是要求在乌市能安插户口,以便能和子女团聚,了度晚年。以上要求如符合政策,请求酌情处理为感。”不久领导答应了王洛宾的部分请求,回到了子女们的身边,住在了二儿子海星家里。

一天晚上,在回儿子海星家的路上,碰到了一个喝醉了酒赶着大马车、唱着歌疯狂飞奔的年轻人,产生了灵感,回去后立即创作了一首《我吆着大马车》,词曲中充满了赶车人归心似箭的快活心情,也映射了作者对人生充满希望,对生活充满热爱、乐观的心情。歌词的内容是:“我吆着大马车,直冲下南梁坡,那天上没有星光,坡下没有灯火,路上多颠簸,我心中却快活,快飞吧!飞吧!我的大马车,我的大马车,路旁的白杨树,好像是对我说,亲爱的朋友慢些吧,小心翻了车。亲爱的傻大哥,你不能了解我,我身边有颗星星,照亮南梁坡,哎,咳,我身边有颗星星,照亮南梁坡。”

有人戏弄笔墨,受害者苦刑半生,胡大呀!

王洛宾出狱后就开始了对自己问题的申诉。1979年元旦刚过,王洛宾给军区文工团领导写了一封要求平反的信。信中指出:“去年九月统战部按知识分子落实政策的精神为我安排工作,后来因为我的问题比较复杂,决定暂不安排。如果我是台湾派遣的职业特务,那么的确是有点复杂,不然即非常简单化,我只不过是一个冤案的扮演者。

三年以来自己想再为人民做点事,写出五十首演唱节目,近来又写出了七场歌剧的音乐,献给谁呢,为人民尽力而无门,这种痛苦比十五年繁重的劳动还要大若干倍。

四十年来自己在写作上没有犯过错误。1938年参加八路军西北战地服务团,当时该团出版过一本《战地歌声》,上边有我的作品。1939年自己在兰州出版过一本《西北歌声》,上边有一曲《绣荷包》,上曾绣过“八路军大战平型关”。1957年总政出版过四集抗日战争歌曲集,也汇集了自己了一些作品。1957—-1960年在文工团的年代,写过一些节目,得到推广与获奖。

近半年以来,北京电台播送过中央乐团唱的《歌声飞向遥远的地方》、胡松华唱的《阿拉木汗》、上海播送的《玛依拉》、新疆安装总公司演唱的《毛主席的光芒照在我老汉的心坎上》都没有作者,只是注明新疆民歌,难道新疆的少数民族说的都是汉语,唱的是汉语歌吗?这些歌都是我写的,我这样提出来,不是要争什么,只是想说明我的作品原来没有犯什么错误。

至于判决书的内容,多是少年学员分析的。有人戏弄笔墨,受害者苦刑半生,胡大呀!

起诉书上提出我利用上课,摸女生的肚子,当时我要求将此事向社会上公开,听取一下社会的看法。后来判决书上改为乘职务之便,向幼女学员进行亵渎玩弄,我的意见根据事实就事论事。

一只金黄色的玻璃杯,杯面炸开了一个小圆洞,我的儿子(7岁)有一个小泥人,我把它放在杯中,泥人的大半身恰好对圆洞,富丽堂皇,是一个加工后的艺术装饰品,从事物的现实来看它,丝毫不能暗示黑暗的笼罩。我对这一揭发分析哭笑不得,只是尽力把它忘掉,不然我也会变成托儿所的小宝宝。

我的三个孩子从北京带来五只小鸟,一个学生为他买了一只狗熊,因为它们都是无生命的玩具,可以不必分开来摆。有一天,一个小学生问我,怎么把小鸡和熊放在一起,我开玩笑的说,要锻炼小鸡的们的勇敢性格,这是对小孩子们含有教育的话。

关于我对学生宣扬美国爵士音乐。我对学生讲过Jazz是黑人音乐家的名字,它在非洲把音乐作了整理和发展,Jazz音乐有它的人民性,它的节奏丰富,是来自黑人的狩猎、舞蹈及各种劳动,我们把它译为爵士乐,从这个名字起了一个错误的概念,这一学术问题,我不会胡说八道的。”

很快“八一”建军节就要到了,王洛宾又写出了第二份申诉书。王洛宾在申诉书中写道:“衷心感谢党中央解放了我的劳动,1978年12月至1979年2月为自治区建安总公司写了七场歌剧《托木尔的百灵》的音乐,已在乌市上演,四月受聘到兰州军区歌舞团,又写出六场歌剧《带血的项链》,正待国庆上演。七月自治区歌舞团去北京国庆节目中也有我的作品。还有我过去的作品,今天在电视及广播中演唱的音乐有五六首之多。

党的政策确是落实到了我的作品上,只是十五年的苦狱冤案尚未平反。我急于要求平反,因为它是一个条件,十几年前,曾有通令禁唱我的作品,能使自己更多的为人民写些东西,也可以说有了这个条件,可以在自己的残年把十多年浪费掉的时光补偿过来,这是我唯一的愿望,谨把这个愿望献给党。”

这时的王洛宾似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国家改革发展的美好前景,即兴创作了《心灵展开了翅膀》一首歌,很快在群众中传开:“年轻的心灵展开了翅膀,美妙歌声在蓝天里飞翔,我们让自由春风吹暖了江河山岗,我们将智慧汗雨洒遍城乡边疆。”

我们要爱惜将军,也要爱惜文才

新疆军区对王洛宾的要求非常重视。经过调查甄别,军区军事法院推到了强加在王洛宾头上的一切不实之词,为王洛宾平反昭雪,发出了刑事裁定书。裁定书指出:“王洛宾,男,北京市人,家庭出身自由职业者,本人成分旧军官,1949年9月在青海解放入伍,原系新疆军区政治部文工团声乐教员。1960年4月因反革命被逮捕,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力五年。”

经复查,“原定王洛宾‘于人民为敌,仇恨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问题,是从王的日记和揭发材料中摘录的,把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性质的问题联系在一起分析的;‘向学员灌输反动文艺思想,荼毒青年’问题不能成立;抄错和教错歌词的问题属于笔误和口误; ‘借职务之便亵渎、玩弄女青年’亦不能成立。”

1981年7月6日,有关部门讨论决定,为王洛宾彻底平反,恢复名誉,恢复军籍,任命王洛宾为文工团艺术顾问。8月1日,时任新疆军区政治部主任的李宣化,当面向王洛宾宣读了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关于王洛宾平反的决定》,并说:我军战争年代培养了成百上千的将军、成千上万的英雄,但是还没有培养出几十个、几百个著名艺术家。而几十个、几百个文学家、艺术家、画家、诗人,对于我们这个十亿人口的大国,无疑是并不多。所以我们要爱惜将军,也要爱惜文才。我们容易爱惜、尊重、照顾一个退伍将军,却不容易去爱惜一个作家、艺术家。现在是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为此,新华社在《内部参考》发了两次文稿,《王洛宾平反后各界都高兴》的文稿中引用了李宣化主任的讲话内容。王洛宾听到这个消息,连夜又写了一首歌《我拨起琴弦》,歌词中写道:“我拨起琴弦,歌唱你锦绣江山,祖国阿祖国,你是劳动人民的褓姆,你是我们民族的摇篮,我爱祖父多趼的双手,我爱祖母的白发缠绵,我爱井冈红旗迎风招展,我爱烈士墓前鲜花灿烂,我从竖琴一角,望着你锦绣江山,亿万人民齐步向前,人人共有一个心愿,建设的重担我来担。”

美国报纸发表特号专刊

新疆军区副政委张明儒少将参与了王洛宾的平反问题。他回顾说:1949年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解放了青海省准备进军新疆时,王洛宾就成了知名人士。听说他是水平很高的艺术家,王震司令员很器重他。在青海入伍不久,就被王震司令员任命为一兵团政治部宣传部文化科的副科长,团级干部待遇,骑大马,吃中灶。我当时在第一兵团所属的第二军作基层政治工作,把这件事看成是执行政策的典范。不久一兵团政治部通知部队学唱王震司令员作词,王洛宾谱曲《凯歌进新疆》这支歌子,更是美名笑传。我们是在1949年冬季,徒步行军到达喀什的,冒着风雪走一路唱一路,真是凯歌进新疆。

张明儒少将说:1985年,上级调我到新疆军区政治部主持工作。王洛宾在新疆军区政治部下属的文工团工作,这就有了直接的工作关系,这时他给军区政治部写了一份很长的申诉信,就他在前一次平反时遗留下的问题提出解决的要求。当时正值百万大裁军,我特别繁忙,星期日都没有休息过。但是我知道王洛宾是知名人士,王洛宾的问题是军区的老大难问题之一,颇受人关注,不同意见较多,处理难度很大。

王洛宾生逢大动乱、大变革的时代,走过了曲折的道路,但是事业心很强,始终地坚定地执著于少数民族音乐的挖掘、收集、整理、提高、传播,这是十分可贵的。而王洛宾为什么数十年如一日,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从不停息,在监狱、劳改队的困难处境下毫不动摇,并且在艺术上达到很高的水平。对于这样一位难得的有志气、勤劳作、肯奉献、有突出贡献的艺术家,经党委讨论予以彻底平反,全面解决了过去的遗留问题。

张明儒少将还说:1986年,王洛宾向组织上提出了一个很实际而又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他住在文工团的旧房子,每晚几次小便都要穿上衣服下楼来,这对于一位70岁的老人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尤其是冬天。文工团本身住房很紧,实在难以调整。进干休所条件还差一些,党委研究认为,王洛宾1957年就是文艺八级,1983年调整为文艺七级,显然是低了,所以党委确定由文艺七级调整为文艺六级,这样他就可以作为师级干部待遇进干休所了,生活条件大改善。

张明儒少将对王洛宾给予高度评价:关于王洛宾同志政治方面、生活方面的问题解决之后,军区领导当时决定举办一次王洛宾专场音乐会,把王洛宾在艺术上的突出贡献宣传开来。音乐会于1985年11月召开,文工团表演了王洛宾的主要作品,军区政治部主要领导同志发表了讲话,讲稿在《新疆日报》全文发表。这是新疆军区成立以来举行的第一次个人专场音乐会,尤其是王洛宾的专场音乐会起了强烈的轰动效应,是大力宣传王洛宾的第一声。后来应文化部和总政治部之邀,新疆军区文工团排练大型歌舞晚会《在那遥远的地方》,在中南海小礼堂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对王洛宾为了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做出的贡献给予高度评价。

张明儒少将最后说:当时对王洛宾的宣传逐步升温,报刊、广播、电视有不少报道,王洛宾不只在国内大有名气,国际友人、华人知道王洛宾这也越来越多。1990年12月新加坡邀请王洛宾演出访问,是否同意出去?出去后表现如何?出去后能否回来?这都需要领导慎重考虑的问题。基于对王洛宾同志的了解和信任,军区还是同意了王洛宾的出访。报上级批准后,他就顺利地出国了,而且是连续几次走访了一些国家和地区,尤其是1994年6月在美国的演出访问,演出更是轰动。美国报纸发表特号专刊,称王洛宾是“中国民歌之父”。在联合国总部为150个国家的大使进行了专场演出,李肇星大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世界上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王洛宾的歌

时任兰州军区副政委兼新疆军区政委的潘兆民中将在谈到对王洛宾的评价时说:王洛宾同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行列里的一名老兵、作曲家。一生采集、整理、改编、创作了大量广为传唱的西部民间歌曲,为新疆军区广大官兵争得了荣誉,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音乐文化做出了突出贡献,国务院批准其享受特殊专家津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东西方文化交流特别贡献奖”,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也十分喜爱王洛宾的歌,在新疆视察工作时,和各族军民同唱王洛宾改编的哈萨克族民歌《可爱的一朵玫瑰花》。

潘兆民中将对王洛宾的艺术成就如数家珍:王洛宾1913年12月28日生于北京,1934年4月20从北京师范大学肄业,成为一名中学音乐教师。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北京沦陷,不愿当亡国奴的王洛宾步行到山西参加了丁玲领导的八路军西北战地服务团。在与战友肖军、塞克、朱星南等西行六盘山途中,聆听了当地民间歌手“五朵梅”演唱的“花儿”《眼泪的花儿飘满了》后,音乐观发生了重要转折,他认为“最美的歌曲就在自己的国土上”,于是,便放弃了到法国留学的念头,把毕生精力投入到收集、整理、改编,中国西部民歌的海洋中。

1938年夏天,王洛宾在兰州马车店和新疆运送抗战物资的车队联欢时,收集改编了维吾尔族民歌《达坂城的姑娘》,这是我国音乐工作者用汉语编译第一首新疆民歌,来自遥远清新的歌曲,一唱便轰动兰州,不胫而走。随后,王洛宾在青海拍摄电影《民族万岁》时,以汉族音乐工作者敏锐的洞察力,以哈萨克族民间音乐为素材,以藏族姑娘的形象为原形,创作出了不朽的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抗日战争时期,他在抗日前线作动员民众的街头宣传,创作了《老乡上战场》、《风凌渡的吼声》等十几首歌曲,传遍华北抗日前线,其中《老乡上战场》成为抗日经典歌曲,作为主题歌拍成电影,广为传颂。

1949年9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王洛宾随王震率领的一兵团进军新疆,在进军新疆途中,为王震的诗作《凯歌进新疆》谱曲,十万大军唱着这首歌,把红旗插遍天山南北。新疆军区成立时担任文艺科长,先后编创了歌颂领袖和人民新生活的《亚克西》、《黑力其汗》、《萨拉姆毛主席》等歌曲,很快在部队传唱,也唱遍祖国大江南北。从1950年5月开始,王洛宾受到政治冲击,他编创的大量歌曲又成了无名氏的民歌或冠以他人的名字发表,直到1981年8月王洛宾才平反,但在其工作安置上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后来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王洛宾编创的西部民歌,以表现人民的生活、爱情为擅长,经他之手的歌曲象长了翅膀,飞向全国,漂洋过海,久唱不衰。有人问他有什么诀窍,王洛宾说:“一个艺术家在他的作品完成之前,必须了解绝大数人所向往的美是什么?根据这个标准去创作他的作品,才能获得多数人的喜爱”。难怪海外媒体称:“世界上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王洛宾的歌”。

潘兆民中将谈到1993年初军区召开老干部工作先进表彰大会时说:王洛宾被评为先进受到表彰。王洛宾在大会上作了典型发言,谦虚地说:“去年我去台湾讲学,他们称我是‘音乐大师’,其实我不敢当,当“二师”还差不多;香港把我叫做“西北民歌之父”。这项工作搞了50多年,称“之父”还差不多;大陆把我叫“西部歌王”,这更不敢当了,要说有个唱歌的姓王还差不多”。参加这次会议的军区100多名军、师、团领导对王洛宾精彩发言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潘兆民最后说:“愿王洛宾美妙的歌曲给大家带来美的享受,愿大家都要向王洛宾同志学习为了中华民族的崛起而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自觉做践行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楷模。”

facebook 王洛宾复出纪实twitter 王洛宾复出纪实google plus 王洛宾复出纪实share save 120 16 王洛宾复出纪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